主城九区
沙坪坝区 渝北区 南岸区 渝中区 九龙坡区 江北区 北碚区 大渡口区 巴南区
其他区县
彭水县 酉阳县 城口县 涪陵区 綦江区 大足区 长寿区 江津区 合川区 永川区 南川区 璧山区 铜梁区 潼南区 荣昌区 万州区 开州区 梁平区 黔江区 武隆区 秀山县 丰都县 垫江县 忠县 云阳县 奉节县 巫山县 巫溪县 石柱县
“马泰拉不欢迎游客”
2019-01-02


“其实,我们根本不想有什么游客!因为游客会毁掉一个城市的灵魂,而这座城市的灵魂可是能追溯到史前的。”


(沙发主人Cosimo)


沙发主人Cosimo的这句话,绝对可以称为“年度最难忘旅行经历”。更让刚到达这座城市才30分钟的我,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只好把头埋入刚泡好的方便面中,企图用“呼噜呼噜”的声音来掩饰我的尴尬。


(从观景台俯瞰马泰拉,相当震撼)


这座城市对于大部分中国游客来说,并不算知名度特别高。我第一次知道它,是因为随意刷着微博,发现关注的某旅行网站推荐了这里,除了简短的文字介绍外,配图也看起来神似土耳其卡帕多西亚。在意大利患上“教堂审美疲劳症”后,我决定把这里作为我旅行的下一站。

马泰拉,如果用一句话简单形容,它是一座如画一般美丽的白色萨西城。所谓萨西,意大利语为SASSI,原意为石头,在这一地区特指在钙质岩石上或天然形成或掘出的供人居住的洞穴。


(山顶处的教堂)


据历史记载,早在公元前1万年,该地区的洞穴就被用作恶劣气候的避难所,2000年后,形成了城市的规模,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口迁居于此,住进洞穴之中,最多的时候,人口数目曾达到6万。


(这里也曾经是《耶稣受难地》的拍摄地)


这座城市的命运也是一波三折。早在1932年,先是在法西斯政府的独裁统治下把“Basilicata”大区的名字蛮横改为“lucania”,人民为了躲避战争,纷纷从周边城市逃入马泰拉的洞穴;随后的1945年,作为医生、作家的CarloLevi的著作《基督止步埃波利》真实反映了马泰拉当时的现状:贫穷、饥荒和疟疾盛行;1986年,意大利政府才发现了马泰拉的价值,投入大量资金进行整修、重建;199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它“世界遗产”的称号,它才得到属于它的荣耀;2019年,这座曾经的地下贫民窟,将会以“欧洲文化古都”的身份迎来各种和它相关的节日、展览、演出,预计将会有超过60万人次的游客,涌进马泰拉。

过于庞大的游客数量,让还居住在马泰拉老城或周边地区的意大利人感到了恐慌。这种恐慌大部分原因来自本地人的不适应。


(马泰拉在意大利的地理位置) 


交通不便使得之前很少有人涉足此地。如果仔细观察地图,就会发现马泰拉的地理位置比较奇特,它位于被称为“靴子”的脚跟附近,地处内陆,没有机场,也没有高速公路,除了马泰拉本身,更没有任何其他出名的景点。我在前来的路上就已经饱受困扰,从那不勒斯出发,先是坐火车,再转汽车,且公路的曲折程度和意大利螺旋面“fusilli”的形状高度契合。

马泰拉出名之前,别说外国人,就连意大利人都没听说过这个地方。Cosimo去首都罗马闯生活的时候,当他提及自己的家乡,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哦,从没听说过,一定是在西西里岛上吧?”


(意大利四大黑手党分布区,完美避开了马泰拉)


虽然这里的落后使得人们一直生活于贫穷潦倒中,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有其“积极”意义。在意大利南部,分布着四大黑手党——西西里岛的“我们的事业”、卡拉布里亚大区的“光荣会”、普及亚大区的“圣冠联盟”和坎帕尼亚大区的“蛾摩拉”,就因为此地太过贫穷,四大黑手党都避之不及,“完美”绕过了这里。少了枪击、谋杀和贩毒,使得这座小城可以悠闲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样一解释,Cosimo的抱怨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晚上和Cosimo及他的朋友Rocco一起吃饭,他们极力推荐了一款来自童年的食物:蚕豆汤。侍者端上来后,我发现这道汤真的能代表马泰拉苦难的过去,在一盘棕色的液体中,仅仅能看到用来调味和果腹的蚕豆、鹰嘴豆和零星的洋葱碎。


(博物馆还原当时的生活场景  图片来源:juzaphoto.com)


想到下午我在Casa Noha博物馆看到的还原版当年生活场景也是如此:小小的洞穴里,经常要挤上一家人和五、六个孩子,除此之外,还要给一些家禽留出地方,没有电更没有上下水。这些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作为发达国家的意大利,几十年前人们的生活竟然艰辛到如此程度。



(越来越多的洞穴被改为饭馆或旅馆)

我又好奇的问了问Rocco如何看待游客这个问题,他摇了摇头,和我说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这里,去罗马、那不勒斯等大城市甚至北上意大利寻找工作机会,人口急剧减少的同时,失业率却居高不下。一方面,我希望游客的到来可以发展本地经济,也可以对意大利的历史文化有更进一步的认识;但另一方面,我还是希望马泰拉能够保持它自己独特的个性,不要沦为另一个庸俗的旅游景点。



随后在Cosimo家的三天,他不仅带我转遍了马泰拉的老城,还开车带我去了东海岸的巴里一日游。关于Cosimo的举止,现在想来我仍旧有些猜不透,一方面他不喜欢游客的到来,且他的想法有一定的代表性;但另一方面他和其他本地人又热情好客,对我态度极为友善,还愿意解答我的各类疑问。

也许这就是意大利人,天性直率、情绪化且随心所欲。

就连马泰拉的市长都会耿直的面对外国记者说出这句话:“马泰拉不欢迎游客。”

其他洞穴城市一览:


土耳其卡帕多西亚


这里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如月球般荒凉诡异的地貌。连绵数英里的洞穴、地道以及数百座完整的地下城市。曾经被三座火山包围,多年来的火山活动带来了岩浆及火山灰,一层一层将原本的湖泊堆砌出地质成分复杂的平原,年长日久,凝灰岩在阳光的暴晒和风霜雨雪的侵蚀之下,松软的部分剥蚀殆尽,在地上形成峡涧沟壑,在地下形成暗流岩洞。这些由岩浆形成的石块,只有暴露在空气中的表面变得坚硬,内里则相当松软,方便挖洞。再加上这些山洞内部的温度通常维持在摄氏12-25度,冬暖夏凉,也是本地人选择住在洞穴里的原因。


澳大利亚Cobber Pedy


从南澳的阿德莱德出发,一直往北就会到达大名鼎鼎的Cobber Pedy小镇,这个小镇本没有人,来寻找澳宝(蛋白石的一种)的人多了,便发展成为如今一个重要的城镇。但是对于游客来说,比澳宝更加吸引眼球的应该算是地下城了。澳大利亚内陆干旱、炎热,一年有8个月气温在35度-57度之间,全年降水量仅为150mm。为了躲避恶劣的气候环境,矿工们发明出在小山包下向里挖掘窑洞居住的方法。外面烈日骄阳、酷暑高温;洞内温度却一年四季保持在恒温的24度,干燥清爽,冬暖夏凉。这个人口只有3500人的小镇,因为整体充满“末日”气息,不仅吸引了很多废墟爱好者来此拍照,且多部电影还在此取景,比如《疯狂麦克斯3》《红色星球》等。


突尼斯马特马塔


从首都突尼斯城一直南下就到了马特马塔,它不仅是《星球大战》的取景地,更是柏柏尔人的聚集地。从平地放眼望去,能看到一个个大坑分布其中,这些就是柏柏尔人开凿的“窑洞”。由于地处沙漠边缘,所以本地人便想出了让整体建筑冬暖夏凉的办法——先在地上挖一个坑,然后分别向四周挖去,具体挖多大面积取决于一家的人口数。这些房屋不仅有餐厅,还有客厅、卧室等,分工不同,却使得生活非常便利,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存在了几百年。






视频推荐
网站推荐
问稻系列产品推荐
问稻系列产品推荐
长江黄金邮轮产品推荐
长江黄金邮轮产品推荐
旅游评测
重庆第一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