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城九区
沙坪坝区 渝北区 南岸区 渝中区 九龙坡区 江北区 北碚区 大渡口区 巴南区
其他区县
彭水县 酉阳县 城口县 涪陵区 綦江区 大足区 长寿区 江津区 合川区 永川区 南川区 璧山区 铜梁区 潼南区 荣昌区 万州区 开州区 梁平区 黔江区 武隆区 秀山县 丰都县 垫江县 忠县 云阳县 奉节县 巫山县 巫溪县 石柱县
我留一眼柬影 ,在十月的高棉
2018-02-02

开篇语:它是天之境,是地之狱

我从未去过,如此矛盾的国度。 
它是天之境,是地之狱。是美,最终走向废墟。 

如蒋勋先生所言,“没有一个地方像吴哥,使我陷于茫然中,好像触碰到内在最本质的生命底层。” 

暹粒宛如迷城。 

苦难和美
好,辉煌与失落,共生共存。美再震撼,也成心痛。美也成了不忍。 

自难忘。树影婆娑间的野猕猴。柠檬草味的咖喱香。裸身乞讨的瘦男孩。边境以南吹来的赤道风…… 

在这儿,我曾五官全开,心满敬畏。 

The Kingdom of Cambodia. 
愿留一眼柬影,在十月的高棉。

吴哥古迹:兴亡成败,一花可知

盘踞的老树根。荒烟。蔓草。旅人足印。四面佛千年雍容的笑。披袈裟的僧侣匆匆过。 

吴哥的一切。静默生长,无关悲喜。 

古都暹粒
,见证着高棉王朝的起起落落,承载一笑千年的繁盛兴衰。 

岩壁尽头。有不知名的鸟儿低鸣,其声呜呜。 
带细颤音,如风吹窗纸。

匆匆一瞥,匆匆离去。 

越发感觉,时间是条单行线。历史面前,无物常驻。兴衰荣辱,随风远,随沙散。 

阇耶跋摩七世的微笑。 将所有悲苦、渴求、眼泪直抵心间。 它是跨越千年的超脱,和悲悯。

妈妈立在窗前。我笑着看她。 时间。好像走慢了,停下了。

当地人,也把吴哥窟
唤作“吴哥寺”。 将其视为柬埔寨国宝。 这座全世界上最庞大的庙宇,算目前年份最久远的哥特式建筑。

听领队说,小吴哥的原名,叫“Vrah Vishnulok”。 译过来,即“毗湿奴的神殿”。 中国
的佛学古籍里也有,称之“桑香佛舍”。

塔普伦寺里,遍地“树包屋”的特殊景观。 

早在19世纪中叶,法国
人发现此寺。本想好好清理树根茎干,却发现古木与老屋,早成孪生儿。 整修之不便,倒也让这“树寺一体”的奇象,保留最原始的模样。 

卡波克树,形如巨蟒。与神庙,彼此盘绕、穿透、纠结。难舍亦难分。

有些秘密,只有树洞听见。 

《花样年华》片末。梁朝伟把多年心绪,尽数告诉了吴哥窟
旁的古木。以风为凭,以草封掩。 

只道当时已惘然。 很多人也问,王家卫为什么不随意寻一棵树,而是大费周折来吴哥取景? 怕是那段时月掩埋的爱,一如千年高棉不眠的脸。没停驻,没终点。 

三年,五载,百年,千年。旧日时景,成了历史。而历史,成了永远。

寺庙外围,隔几米,便可见着身披绿褂的小贩。 
卖糖棕。卖甜汁。 

这棕榈科里的产糖“能手”,也有公母之分。公的开花,母的结果。 

雄花黒乎乎,如细鞭。体貌小于青椰,以刀割开,可流出糖水。雌花如小椰枣,多成串售卖。以勺掏之,可当棕榈糖吃。 

小贩们很厉害。长年累月的历练,使他们能于人群中一眼辨别中国
人、韩国人、日本人。一见着大陆旅客,立马操口娴熟汉语,殷勤搭讪。 

8美金还价到3美金,是分分钟的事。

暹粒老市:最原汁原味的IN生活

初至某处,我最感兴趣的,莫过于当地特色市集。 

繁忙的暹粒
老市场,什么都卖。从色泽鲜丽的纱巾到祖母级的银手链,从蜡染的织布、泥塑的佛像,再至烤饼和牛羊肉的浓郁香…… 

价格多是随口喊喊。你眉一皱,店家便知压价。 

哦对了,柬埔寨
自由度很高,满大街跑着三轮、摩的、嘟嘟车(tuk-tuk)。

若想错开早晚高峰,不妨来一次”嘟嘟打车“。 两美元能跑上好几公里。放心,不拒载,可还价。

呆了三日,喝奶六杯。 

我跟妈妈一致认为,这里的百分百鲜果奶昔——堪称”舌尖上的top1“。

1美元,1大杯。杯盖都盈满。 

做法呢,也颇有趣。取两至三种时令鲜果,切成骰子块。将奶冰打碎成细沙。冰与果,搅搅拌。小贩手快,腾地长勺一伸,再淋上一圈椰浆或淡奶。 

抿一口,再一口,根本停不下来!椰冰绵细,奶果清甜。嚼不完的果肉,喝不完的爽透。

身为”冷饮死忠粉“,我只想说—— 
国内何时能有那么性价比炸裂的奶昔店啊!

临街小铺,有各式SPA馆。超舒服,价格不贵。 

和泰式“马杀鸡”不同,柬式按摩注重指尖巧劲儿。指压师不懂中文,轻重全靠手势比划。 

大拇指向上,是要加把劲儿;大拇指向下,是要小力一些。可别自以为懂行,来个小拇指朝下——没错,那是传说中的“超大力” 。 

进门饮冰茶,出门灌热茶。 
且等着,边按边连呼“舒服”吧!

酱炒之物各地皆有。高棉牛柳,却极有风情。 

这酱汁儿,由蚝油、鱼露、香草勾兑而成。随方粒牛肉入锅,快火煸炒。待半熟,掷入姜黄、青葱、大蒜、红绿椒。当然啦,还得撒一圈棕榈糖。 

我猜想,高棉人是极爱"美色“的。否则这上桌之菜,卖相不会这般好看。 

店家在摆盘时,特意将炒至喷香的肉粒,垒成小山状。配块香米饭,以吸蜜糖汁。再搭一方炸薯条,一枚黄煎蛋。 

馋涎,已滴。

柬式春卷与越南春卷师出同门。 

外皮是糯米制成的水晶皮,薄而剔亮;内裹青瓜、金针、粉丝、罗勒,糅以虾仁丁和鸡肉碎。 

若急于入口,还欠一味。 吃之前,别忘啦!蘸一蘸当地特调酱料——伴以香茅叶、柠檬草和花生粒。 

酸甜而清口。宜单吃宜佐餐。

此汤味极鲜腴。且不散碎。 好!喝!到!哭! 

椰浆融入咖喱黄,同煮,蒸熟。得一碗汤头醇鲜,豆芽夹脆,薄荷清香。 

鱼肉汆烫后极入味。

一头香草味,一头蜂蜜香。中间环着饼干脆。 

若五分钟内没吃完,麻烦大了。 这头化水,那头淌汁,妈妈吃的两手黏糊糊。

酒吧街。是当地土著的家门口,是世界美食家的天堂,也挤满了肩挎相机的观光客。 

酒吧、咖啡屋、烤肉店、大排档、各国风味餐厅……空气里充盈着瓜果鲜蔬、木料烤串的混合味道。 暹粒
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来吧,去老市集。

邂逅暹粒
“最正宗的夜生活”。 啤酒加泡沫,灯红加酒绿。 嬉闹聊侃又一天。

洞里萨湖:无法着陆的水上浮村

洞里萨湖像极了黄泥汤。 
水上有浮村,是“漂浮中的废墟城”。 

据说,水上流民并非柬国人,而来自越南
——因避逃连年战乱,故居于此。 

他们并无身份,也无国籍。越南
不管,柬国不理,成为没有任何人权的”湖上黑户“。 

心疼他们,生于斯长于斯,此生再也无法着陆。

我和妈妈所上的,是一艘”船屋“。 

船家有一双儿女。性格乖巧,面容清秀。父亲忙着摇船摆卖,他俩奔前跑后没个消停。个头稍小的,偶尔掌掌舵,踮着小脚丫、左右手开工。 

年龄略长的,不仅要拉揽绳、捡垃圾,还得一个劲儿怂恿游客来个”2美元1小时"的全套马杀鸡。 

他的手又糙又皱。 
他的眼黑如醋栗。 
他爱笑。

一团干冷饭,一把臭鱼丁。 
是三餐,是一生。

船行百里开外,湖面霎时开阔。 
倚栏眺去,如行于无边海域。 

途径之处,有大片的穆斯林家庭。尤喜欢把屋外涂成鲜亮夺目的颜色,暗红的,赭石的,墨蓝的,玻璃翠,灰青色…… 

生活无从选择。心境或可翩跹。

作为东南亚最大淡水湖,洞里萨不乏鬼怪仙谈。 

据传,湖底生长着一条七头巨蛇,久炼成神。若干年后,蛇神之女和印度
王子看对眼,订了亲。 

那嫁妆怎么办呢? 

于是嘛,蛇神灵机一动。大嘴一张,湖水入肚;大嘴一吐,变作大片肥沃乡。 

本地人都说,旱湿两季,洞里萨湖
之所以雨热俱同期。还多亏蛇神庇佑。

湖畔生着成片成片的红树林。
有人唤它,“鬼树林 ”。 

然而,何处有”鬼“呢? 

原来,洞里萨人太贫寒。平日食不饱腹,衣不蔽体,更别提花钱丧葬家中去世之人。 

为告慰亡灵,只能将其塞入袋中、麻绳一捆,挂于红树枝头。 

可惜雨季水涨,漫遍林间。待到来年,亡人不再,无迹可寻矣。

在洞里萨湖,”苦难“成了一方风景。 
只可赏,不可观。 

或许,这也是旅行所赋予的另类意义——不得不正视世界的另一张脸,哪怕淌满了心涩和酸泪。 

哪怕它,真实而残忍。

结束语:步停于此,不停于此

美,终会走向废墟。 

所幸我们,步停于此。 
不停于此。 

再见啦。 
梦中的高棉。


视频推荐
网站推荐
问稻系列产品推荐
问稻系列产品推荐
长江黄金邮轮产品推荐
长江黄金邮轮产品推荐
旅游评测
重庆第一旅游网